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中心 > 集團要聞

【一帶一路故事】帕拉朱利:在電建,找到了夢寐以求的工作

發布日期:2020-03-31 信息來源:成都院 作者:冉從彥 袁毅峰 字號:[ ]

(一)

凌晨一點,睡夢正酣。電話驟然響起,揉揉發澀的眼睛,一個陌生號碼在手機屏幕上閃爍,光亮刺得人直閉眼。

不一會兒,鈴聲再次響起。接通電話,正要發作,一個陌生又熟悉的聲音響起。

“袁,起床工作了!”

我這才想起下午跟帕拉朱利約過,晚上要去電纜洞地質編錄。“好,辦公室見!”放下電話,我有些發懵,工作這么多年,還從來沒有半夜起來去工地的經歷,尼泊爾塔納湖水電站算是頭一個。

睡眼惺忪地來到辦公室。燈光下,帕拉朱利正在作去工地前的準備。穿戴手套、安全帽、反光背心、手電筒,動作熟練麻利。

“早上好!”見我還沒睡醒的樣子,帕拉朱利笑著打招呼。看著黑漆漆的窗外,這明明是晚上啊,我有些錯愕。“沒錯,現在是早上。” 帕拉朱利指指手表,藍色的眼珠在燈下發光,“我們出發吧!”

皮卡車在暗夜里前行,塞提河兩岸寂靜無聲。帕拉朱利用尼語跟司機愉悅地聊著天,打發夜晚的時光。

與外面的寂靜不同,電纜洞內熱火朝天,剛剛爆破過的空氣中彌漫著一股嗆人的硝煙味。待最后一鏟巖渣裝上車,帕拉朱利已經開始工作了。

掌子面拍照,巖壁素描,測量產狀,評分,帕拉朱利放下相機又拿起羅盤,動作有條不紊。編錄完畢,帕拉朱利與現場監理工程師就圍巖質量交換意見,還不停地叮囑現場作業隊注意各種安全事項,一會兒英語一會兒尼語,切換自如。

回營地的路上,已是凌晨3點,帕拉朱利取下安全帽,頭發熱氣騰騰,汗珠在車燈下泛著亮光。想著這兩個月來他天天如此,我不禁說道,帕拉朱利,你辛苦了。

“這是我的工作。”坐在前排的帕拉朱利頭也不回地說道。

(二)

帕拉朱利是中國電建成都院塔納湖水電站項目部在尼泊爾聘請的地質工程師,他碩士畢業,中等個子,皮膚黝黑,身材敦實,有著天生的攀爬好身手。

塔納湖項目剛開始施工,營地生活條件十分有限,帕拉朱利只能暫住在離承包商營地有一段距離的當地勞工營地里,但他沒有絲毫怨言。他說:“能加入中國電建這樣的大企業,為尼泊爾電力發展貢獻力量,這是夢寐以求的工作!”

帕拉朱利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

來項目部后,經簡短培訓,帕拉朱利很快便勝任了工作。無論是外業編錄,還是室內資料整理分析,聰明的他都不在話下。

作為尼泊爾當地人,他還有著不少優勢。此前,中方工程師在現場勘測時,由于語言不通,尼方的民工很難理解我們的意圖,有時正在編錄,明明上一秒才協商好的停工突然又“復活”了,一不小心水泥漿噴到身上。自從帕拉朱利加入后,這樣的“尷尬”就再也沒有發生過了。

每次進入隧洞前,他都會用尼語跟工人再三交待,配合好編錄工作。剛爆破過的現場危石很多,他怕掉塊傷著工人,總是不厭其煩地向現場工人講解安全注意事項,在他的參與下,現場工作高效而和諧。

帕拉朱利的作用還遠不止這些。尼塔納湖項目的監理工程師是一個上了年紀的德國教授,有著德國人特有的嚴謹,甚至給人以古板印象。由于中西方工程師工作習慣的差異和語言障礙,此前溝通并不很順暢,甚至影響工程設計圖紙的審批進度。沒想到帕拉朱利的到來改變了這樣的局面。

帕拉朱利熟悉歐美的工作習慣,與中方工程師取長補短,提交的設計成果往往更加符合德國監理工程師的要求。更加巧合的是,帕拉朱利的研究生導師跟德國監理工程師諳熟,雙方十分友好,每次編錄成果經帕拉朱利一描繪,德國教授總是頻頻點頭,很快便簽字同意,進入下道工序。

在帕拉朱利的帶動下,中方工程師跟監理工程師的關系也發生了微妙變化,彼此溝通順暢了許多,設計審批速度明顯加快,這與帕拉朱利的“橋梁紐帶”作用密不可分。

(三)

春節期間,新冠疫情在國內爆發。時值春節長假,項目部原本計劃節后第一時間派人去現場工作,受疫情影響,派人計劃暫時擱淺。但現場工作不等人,電站的逃生洞、交通洞、出口邊坡等多個工作面相繼進入施工高峰,工作點多、面廣,地質編錄是進入下道工序的必要環節。

得知中國正在遭受疫情考驗后,帕拉朱利第一時間給項目部同事們加油打氣,他相信強大的中國一定能夠戰勝疫情。

尼泊爾是世界上節日最多的國家之一,春節期間有尼泊爾人最為看重的濕婆節和灑紅節。簽訂入職合同時,項目經理答應過帕拉朱利,保障他尼泊爾法定節假日休假權利。

眼看濕婆節到來了,工地許多尼方員工都休假歡慶節日去了,但帕拉朱利卻主動留了下來。項目部的微信群里,很少發言的他動情地說,來項目部兩個多月了,其實很想回去跟家人們分享這里的工作,也順便休假,但考慮到他一走,工地設計項目部就沒有人手了,耽誤了工程進度是他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因此他決定留下來,用實際行動幫助中方早日戰勝疫情。

那些天,帕拉朱利天天蹲守在工地上,設代日志上密密麻麻地記錄了他現場編錄的時間,22:15,02:30,05:00,10:30……大家驚奇發現,他一天到晚幾乎沒怎么休息,不分白天黑夜,只要是工地上需要,總是隨叫隨到。

隨著新冠疫情在全球急劇擴散,尼泊爾也制定了更加嚴格的防控措施。水電建設項目是人員集中的場所,當地人對佩戴口罩有些拒絕,帕拉朱利聽從項目部的防控要求,上班期間主動佩戴口罩,每日配合測量上報體溫,還積極加入辦公區消殺工作。在他的帶動下,項目部各項疫情防控措施井井有條。

工作閑暇之余,與帕拉朱利一道散步塞提河邊,他總是愛回頭眺望營地后面的喜馬拉雅山。他說,雪山后面就是中國,他喜歡中國,他要在項目部好好工作,等攢夠了錢就去中國繼續深造,讀博士。他還說,“一帶一路”是個偉大倡議,塔納湖項目就是倡議的一部分,能夠幫助尼泊爾人建設自己的家園。

雪山下,塞提河一路向南,奔涌流淌。

 






【打印】 【關閉】
瀏覽次數: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辽宁35选7一等奖多少钱 江苏11选五机选 格力电器股票 陕西十一选五任二遗漏一定牛 河南快三遗漏开奖 腾讯三分彩计划软件 重庆时时彩软件破解版 微信投资理财可靠吗 广西快乐十分历史开奖 那个时时彩平台最好 股票推荐gupiaozhi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今天 12064期博彩老头 天津11选五开奖号 青海体彩十一选五怎么玩 大乐透玩法中奖规则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双色球